• 標王 熱搜: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今日熱點 » 正文

    戈恩舉行記者會否認各項指控 公布幕后黑手名單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01-09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原標題:否認指控、公布幕后黑手、如何逃離日本!一文讀懂戈恩見面會要點

    騰訊財經訊 北京時間1月8日晚間九點,戈恩將在黎巴嫩召開記者發布會,親自揭開逃亡真相以及理由。

    在記者見面會上,針對CEO備用金濫用、凡爾賽宮租賃授權問題、秘密持有房產等一系列指控戈恩作出反駁,并強調自己“不應該被指控”。同時,戈恩還嚴厲批評日產與日本政府對其的“殘酷“對待。

    反駁各項指控

    戈恩:“工資收入申報缺失”不是刑事犯罪

    戈恩在現場表示,日產早有陰謀,不能使用電話,被捕到拘留所只有5個小時。但他對這個陰謀策劃一無所知。

    戈恩表示,在機場被抓的原因是“工資收入申報缺失”問題,這不是刑事犯罪。

    戈恩:日方指控我可以任意支配CEO備用金是不合理的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表示,CEO準備金支出都有流程,還要有很多人對此進行審議,表示是否同意。當然首先有法務,然后有檢控官、運營長官,最后是我,每一筆款項從CEO準備金當中支出的都要按照這個流程來進行。

    "并不是說只有我一個人的簽名在上面,大家對預算達成一致后,在支付的時候又會有很多人對此進行簽字表示同意。

    說CEO儲備金是我隨便拿錢,然后把錢給了我的朋友,這都是虛假的。"戈恩說。

    戈恩回應凡爾賽宮相關控訴:是免費使用

    戈恩在黎巴嫩召開記者發布會表示,他們控訴我在凡爾賽宮有一個支出。我們對凡爾賽宮已經有100萬歐元的資助,他們為了感謝,讓我使用會議室,我邀請很多朋友去凡爾賽宮慶祝我的任職15周年派對,凡爾賽宮是免費給我們使用的。

    記者提問:凡爾賽宮送您禮物,您覺得這是道德問題嗎?

    對此戈恩表示,我們買車的時候也會得到一些優惠,這很正常,凡爾賽宮的會議室也是他們作為贊助的感謝,是免費的,我使用他們人員和餐飲都是付費的,只是付款在賬戶上的呈現有點問題,這不是我個人道德問題。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給經銷商的激勵費用其實是非常正常的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戈恩在記者會上表示,“中東市場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改變他們做業務的方式,因此讓當地經銷商合作,每次這么做的結果都為公司獲得了更多的利潤。

    檢察官說我和當地的人有特殊聯系,所以才給經銷商這些激勵費用,其實這些激勵費用是非常正常的。”

    戈恩否認非法使用日產的錢在世界各地購置房產

    戈恩當天在記者會上否認了一項針對他的關鍵指控,即非法使用日產汽車公司的錢在世界各地購置房產。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稱,他們還說我在世界各地都有房產,但其實這些都是日產的房產,他們說這是我秘密持有的私人房產,這是日產的兩位高管在2013年的時候,薩達瓦和他們簽署的,我可以使用在巴西以及黎巴嫩的兩處日產的房屋,是公司的房屋,而且在我服務結束之后可以回購這兩處房產,這并不是秘密持有的,是公司高管當時有簽字的,而且還有法務財務以及當地的工作人員用公司的名義去購買這兩處房產的人都有簽字的,所以這個指控是指控我的個人風格。

    戈恩:為日產工作17年了,現在說我是獨裁者?

    戈恩反駁了日本媒體對自己“冷血貪婪的獨裁者”的描述。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反問,“2018年你才發現我是獨裁者嗎?(日本)17年的工作過程當中,有很多大學里的教授,包括全球知名的頂級的商學院都來采訪我寫這些關于商業管理的書籍,沒有人發現我是個獨裁者。為什么17年之后你才發現我是獨裁者呢?”

    如何逃離日本?為什么離開日本?

    戈恩:我不會透露逃跑計劃,毫無根據的媒體攻擊都是日本策劃的

    戈恩當天表示,自己不會透露逃跑計劃。與此同時他還再次將矛頭指向日本,稱針對自己的那些毫無根據的媒體攻擊都是日本政府精心策劃的。

    戈恩舉行記者會:我別無選擇,只能逃離日本

    戈恩告訴在場記者:“我來這里不是為了談論我是如何離開日本的……我是來告訴你們,我為什么離開的。”

    戈恩否認了金融不當行為的指控,并嚴詞抨擊了日本的檢察制度。他說他“被認定有罪”,除了棄保潛逃之外“別無選擇”。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記者會:繼續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會死

    戈恩表示:“他們不把我當成人,他們把我當成動物或者物品,我只能在有監控監聽的情況下,和我妻子見面。

    他們的檢察官是老大,他們的檢察官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們一直在拖時間,我想快速審判是任何人都應享有的人權,但是我完全沒有享受到。

    如果繼續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會死在日本,我感覺我像是個人質。”

    為什么逃往黎巴嫩?

    戈恩:選擇黎巴嫩是考慮交通便利

    戈恩:我離開日本沒有手機,也沒有人追隨我,我一個人離開了,所以這就是一種迫害,是一種明顯的迫害。

    我現在逃出了這種迫害,因此就有把我描繪成惡人的鋪天蓋地的報道。

    我離開日本是因為我想要公正,只要有一個沒有偏見的法庭,只要一有這樣的機會,我就會抓住這樣的機會。

    我選擇黎巴嫩因為我是黎巴嫩人,我也可以選擇巴西,我也可以選擇法國。

    但是我選擇黎巴嫩,是考慮到主要是交通方面的便利。

    陰謀?日本高層參與其中?

    戈恩:我被逮捕是日產和檢察官密謀的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正在黎巴嫩召開記者會,對之前的一連串嫌疑事件和逃亡原因進行說明。戈恩稱自己被逮捕是日產和檢察官密謀的。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稱:“400多天非人道的折磨,我只有走沒有其他的選擇,對于我的指控是沒有證據,他們沒有公布我所有的文件。

    他們為什么不讓我舉行媒體發布會。他們騷擾我的妻子,監視我的所有行動。

    他們一開始就告訴我必須認罪,他們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讓我認罪。

    14個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別有用心策劃的,是一個有組織性的陰謀。”

    戈恩:并不認為日本最高層參與其中

    戈恩:我個人并不認為日本的最高層參與其中了。我必須要遵守自己的諾言,我要確保日本和黎巴嫩之間不要制造更多緊張的情緒,我們就到此為止。

    只要我覺得我能獲得公正的審判,我都愿意在任何地方接受審判,只要有人能夠向我保證。

    在日本的時候,我問律師是不是能夠得到公正的審判?他們非常的尷尬。

    這讓我感到很擔憂,因為連我的律師都不能向我保證這一點。

    戈恩:豐田、日產和日本政府是“幕后黑手”(名單)

    他指出,自己被捕背后的“幕后黑手”除了日產之外,還有豐田和日本政府等人。“我可以說日本政府的相關人員,但是我在黎巴嫩,我不愿意影響黎巴嫩政府和人民的利益,因此我不會說政府方面的名字。”

    戈恩回憶道,他并不是在飛機上被捕的,而是下飛機搭車后被東京地方檢察院扣下了護照和手機。“當時我對此事完全不知情,我還要求能否打電話給日產,讓日產派一個辯護律師。

    當然,我不知道日產就是始作俑者。”

    他列出了參與此次“陰謀”具體的日產高管名單:

    日產前汽車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汽車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

    日產前高級管理人員Toshiaki onuma

    日產前法務負責人Hari Nada

    日產任命委員會董事,前日本商務部負責人Masakazu Toyoda

    日產前內部審計Hidetoshi Imazu日產負責外部和政府事務的前執行副總裁川口均(Hitoshi Kawaguchi)

    日產負責外部和政府事務的前執行副總裁川口均(Hitoshi Kawaguchi)

    談日產的未來

    戈恩:我被捕后 日產每天虧損4000萬美金

    戈恩表示,大家能夠看到從我被捕之后,日產的市值已經蒸發了100億美金了,而且從我被捕的每一天來說,他們都要虧損4000萬美金。

    所以,從我被捕到現在,應該說已經有50億歐元已經被虧損了,每天要虧一兩千萬歐元。

    很多歐洲的官員會說我們需要去定義1100萬這個沒有定義的開支,那你為什么不來找我呢?

    我會給你解釋這1100萬歐元花什么地方去了。

    戈恩:日產-雷諾-三菱聯盟已瓦解

    日產前董事戈恩在黎巴嫩記者會上表示,我對三家公司的未來戰略原本是非常清晰的,現在聯盟已經瓦解了,盈利也下降了,我看著你們丟掉了很大的機會,我實在無法相信,他們說要把戈恩的時代翻過去,的確,現在的事實就是這三個品牌已經沒有未來了。

    戈恩否認指控

    戈恩否認指控

    回應國際通緝令

    戈恩:我知道國際刑警在通緝我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戈恩在記者會上表示,國際刑警發出了通緝令,我在與律師溝通。我在黎巴嫩比在日本要自由得多,但我不會止步于此,我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痛斥日本司法

    戈恩:日本司法體系缺乏正義感 所有指控內容都是污蔑

    戈恩表示,日本的司法體系是缺乏司法正義感的,他們所做的指控都是沒有證據的,其起訴體系完全是由個人提起的,這玷污了日本的司法體系,顛覆了日本法律的形象,“我要為我的自己證明,我是逃離了政治控訴,我希望在未來有一個公正自由的審判。”

    戈恩同時申訴稱,日本司法機關不斷拖延時間。“他們關押我,不斷審視文件,花14個月來迫害我,他們起訴的內容都是污蔑,根本不嚴謹。”

    案件后續如何發展

    二次審判被推到2021年之后

    戈恩:在我對于獲得公正的審判失去所有希望的時候,我便做出了逃離的決定。

    在11月審判的時候法官告訴我在2020年9月份就要進行第二次審判,當時我還是很開心的。

    但是在預審階段的時候他告訴我,檢察官是不允許同時進行兩場審判的,也就是意味著我沒有辦法在2020年9月份來進行第二次審判。

    他們就將第二次審判推到2021年之后,不管我們做出什么樣的辯護,這個事實都不會改變。

    戈恩:我已經準備好接受公正的審判 無論在哪

    只要我覺得我能獲得公正的審判,我都愿意在任何地方接受審判,只要有人能夠向我保證。

    我的律師當時是不能向我保證的,在日本的時候,我問了他們很多次。

    我說我是不是能夠得到公正的審判?他們非常的尷尬,他們說我們將會盡我們所能讓你獲得一個公正的審判。

    這讓我感到很擔憂,因為連我的律師都不能向我保證這一點。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在线aav片线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